•   名人故事
  • 牛樟菌菇同业公会推手-叶宗铭董事长访谈

牛樟菌菇同业公会推手-叶宗铭董事长访谈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7-06-16 * 浏览 : 16

牛樟菌菇同业公会推手叶宗铭董事长访谈纪录

本刊记者:叶会长,不晓的你当时筹组牛樟菌菇同业商业公会的思考跟原因,为什么要筹组这个公会?

叶会长:在我个人从事牛樟芝这么多年,这辈子也没做过什么,就是做牛张之从大学毕业之后。没有上班,就是投入在牛樟芝产业直到现在。所以在牛樟芝产业过程里面我看到很多它的好处跟乱象,我都有看到。所以我就想说,既然是上天给予台湾这一个这么宝贵的资产,我们身为台湾人,应该好好的来发扬。在我们几年前成立这个协会来推动这个项目,一直到现在,看到这个蓬勃发展,当然我们觉得很欣慰也觉得有点小成就。

可是当我们进入到另外一个,到现在的时候,相对现在牛樟芝的太过于迅速发展的情况之下,发展出了很多争端出来。所以我也一直觉得说假设,为了凝聚台湾牛樟芝产业力量,我们要协调。即使台湾不缺少技术或是资源。只是做这些整合的问题,所以我想透过公会试着整合台湾的牛樟同业,来增进大家彼此的利益,促进台湾牛樟芝的竞争发展。以及我们要维护消费者的权益。当然我也希望能保护在台湾牛樟段木合法的业者,因为我觉得这是需要公会给予保护才能做到这些事情。

所以我大概在三年前就有这个想法。当然这是直到去年到福州参加第一次中国牛樟产业大会第一届的时候,回来我就觉得这应该在台湾要赶快加速这个过程。所以我就很积极的筹备申请商业总业公会。

本刊记者:那你在筹组的过程,他的历程大概是怎样?比如说你是准备跟一些厂商的协调呢?还是说透过一个什么样的过程来组织这个?

叶会长:我在筹组申请这个牛樟芝商业同业公会的过程,一开始当然要把我们的理念。那时候因为在桃园,我们就在台北、新北、桃园不断的跟同业讲我们要筹组这个公会,商业同业公会的必要性。把我的理念跟大家讲,待他们取得认同后。所以我们那时候就在台北、新北、桃园弄了大概快二十家的业者。我们现在就叫他去联署去跟内政部登入行业别。在台湾牛樟芝他是没有行业别的,所以在今年初的时候我们公文就送上去,到今年十二月六号正式通过。

本刊记者:在申请的过程里面台湾政府的态度是怎么样?

叶会长:政府的态度我觉得还可以,可能二三十年来如拟成立新的行业别很少,所以过程我们被退件了三、四次。所以就拖到现在,要不然早就出来了。所以还是要经过努力才会成功。毕竟台湾现在政府的态度对一些行业的鼓励,事实上在产业也是比较失望的。

本刊记者:您在组织牛樟菇菌商业同业公会所扮演的什么样的角色?

叶会长:其实我是很热爱牛樟芝,大半辈子都投入在牛樟芝。所以我在这公会的角色,其实我一直想扮的就是一个不一定要扮抛砖引玉或穿针引线的,这几十年累积起来。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我的看法,商业同业公会出来,他毕竟是能跟政府要一些有关的权利的,可以跟政府的窗口对谈。我们是要帮牛樟芝产业要很多的权利,或是要求政府做一些事情来保护这个产业。所以我觉得这公会基本上我个人的角色,我希望能够整合大家,不希望变成我们公司或是我个人的东西。

我不想去主导,我的角色就是把这个行业别,前面这段路没人走那不可能有今天的商业公会存在。我原本的任务是想把它弄出来而已。弄出来之后我的想法就是招集各县市所有的牛樟同业,大概花一个到两个月的时间,我把台湾当作在找老友,就是跟老朋友叙叙旧。找完这些从北到南,一直到花莲,大概是走了一遍。我花了一个月的时间,问问大家的想法,然后从这里找到最适合的人选。因为公会跟协会基本上不一样,所以这个事情,我不能站在非常小格局的自住家用的那种,而是要放到一个非常有高度的大格局。我一直觉地说台湾有这么珍贵的资产在,不要搞到最后变成遗产,这样就很可惜了。这几年的乱象,我想大家都很清楚,所以藉这次的,像台湾目前五个协会,我这五个协会我就想说大家可以坐下来,大家站在为了,既然大家爱牛樟,我想台湾这些从事牛樟的都是知道这是很好的东西才会从事嘛。

那大家投入这么多的心血就为了把牛樟芝做好。那既然有共同的目标,我问他们为什么做牛樟?不外乎都说救人......讲的目标都是一样的。讲到什么是牛樟芝?就是讲到源自于台湾的树木。其实这两个是共同体。

第一个可以救人救性命,第二个源自于台湾的树木。这两个我相信从事台湾做牛樟的都有这个共同点。那既然有共同的目标,那为什么不能坐下来谈?这是我觉得台湾比较可惜的地方就在这一点。有共同目标但是又谈不出一个方向出来,这是我在这个公会最想要做的事。

本刊记者:您在筹组公会的过程里面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叶会长:筹组过程遇到困难一定有,像我刚刚讲的,我希望个公会是大家的。所以在我们十二月六号要出来的时候,我不想说既然我们把这个行业别申请下来,难道就由我们协会,我是生技协会的理事长嘛,我不想这个东西只在我们自己协会自己弄。自己找的我们协会的联盟也好,我是希望把它放诸到所有在台湾从事牛樟芝业者的。在这过程当然是理念上大家一些意见不同。但我相信大家只要爱护这个牛樟产业,应该是有办法一一来解决。

本刊记者:那您现在对牛樟产业有什么呼吁?

叶会长:呼吁只有一个,我一直在想牛樟芝大家都知道起源在台湾,但将来有可能发扬在大陆,因为市场在那边。希望说同样都是爱护牛樟,都是中国人,我们就一起把它推广到全世界。因为台湾跟中国大陆都是有同门同种的关系。

在推广比较方便,在将来我们要面对的是整个大世界的市场。我觉得如果这一辈子能做到这样,看到牛樟在整个世界上发光发热那就够了。

所以我即将在今年把我这一二十年来过程写成一本书叫做"台湾牛樟芝世界珍宝",这是我的目标。

本刊记者:我们在两岸的管制之下对牛樟芝有明确的管理政策,不知道您对这个的看法?

叶会长:对新的牛樟芝管理办法,我觉得是好事。那时候很多同业的会说你一定要去抗议啊,这规定的有点不符合,就是说考虑到现实面。很多业者状况已经不好了,你要叫他拿出那么多钱来做,第一个有难度,第二个很多在台湾牛樟芝业者他并不是说很熟,尤其是在做实验、认证。他可能只是种一些木头、弄一些太空包、弄一些皿培的。这些是比较在原始的生产目标端而已,突然叫他去做什么实验,我想台湾业者应该七、八成没接触过。你说要怎样叫他订剂量?他不会嘛。他不会剂量要怎么装,台湾只定位在食品。现在订一个世界最严格的食品标准。我们接到投诉这要怎么做?因为没做过。像我在卫福部通过最多的,我也是跌跌撞撞,中间吃了很多亏、花了很多冤枉钱出来的。所以我为什么要成立公会就是假设台湾业者还没有通过的我也可以来辅导他们。把我的经验跟大家分享,帮大家取得。希望不管公会也好,帮助大家也是在帮助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