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新闻分类

「牛樟芝是有效的健康食品吗?」以牛樟芝为例,解密健康食品研究结果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7-06-30 * 浏览 : 34

 数据源:PanSci泛科学

牛樟芝是健康食品吗?

牛樟芝确实是卫服部规范内的健康食品,它属于一种保健食用菌,目前官方说法所具有的保健功效是护肝(针对化学性肝损伤)及免疫调节功能。

牛樟薄孔菌,俗称台湾红色国宝的牛樟芝或牛樟菇,属于多孔菌目(Polyporales)、多孔科 Polyporaceae)、台芝属(Taiwanofungus),其学名有三种  Antrodia camphorate= A. cinnamomea =Taiwanofungus camphorata,把学名写出来是方便读者可以在网络上查文献),是台湾特有且珍贵的真菌,仅生长于台湾特有植物牛樟 Cinnamomum kanehirai)树干腐朽之心材内壁层。民间用药以消肿散积、祛风除湿作为功效,而台湾原住民则相传喜欢食用牛樟芝解酒改善宿醉等不适症状 [1]


牛樟标本。soruce:国立台湾大学植物标本馆 (2012),台湾植物信息整合查询系统。


菌丝体其生理活性物质有三萜类化合物(Triterpenoids)、超氧歧化酵素 Superoxide DismutaseSOD)、腺昔( Adenosine)、β- D- 葡聚醣 (β-D-glucan 、维生素 BVitamin-B)、麦角固醇(Ergosterol)等;而其中最具生物活性成份的是三萜类化合物及 β- D- 葡聚醣。另,在文献中也指出牛樟芝子实体所含的生物活性物质较菌丝体多。目前牛樟芝的量产极低,所以栽种是经由人工培育,可分为液体、固态发酵培养法、椴木栽培法或野生樟芝培养。


牛樟芝子实体。图/Thomaswz19 ,创用CC 姓名标示-相同方式分享 3.0, wikimedia commons 


牛樟芝菌丝体经研究证实(文章后面会再详述)的功效包括:抗氧化、肝脏防护、癌细胞毒杀、增进免疫、抗病毒能力、杀菌及抗发炎能力、降血醣、降血脂、调节血压能力等。在台湾生技产业以护肝或抗氧化等保健功效作为相关产品的要求。

现今许多研究团队纷纷兴起研究其抗癌症的功效,例如 2010 年马偕医院团队从牛樟芝中萃取化合物,发现其中一种「去氢硫色多孔菌酸化合物」对胰脏癌、白血病细胞有抑制效果,该活性化合物命名为「马偕一号」。相关生物机转的研究成果,已刊登在国际期刊且已申请专利,未来计划开发做为标靶抗癌药物。不过研究团队强调此仅为牛樟芝细胞实验,运用在人体上还会牵涉到吸收、分解、代谢等因素,要多久才有效,必须进一步实验。

但在卫生主管机构严格把关下,目前市场中基本上没有宣称具有可抗癌效果的产品。林口长庚毒物科主任已故学者林杰梁(2013/05/22):「牛樟芝的话在目前为止,对于身体的帮助,对身体健康的促进作用,并没有医学上确定的证据。」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研究结果说可以抗癌抗氧化抗发炎,可是卫福部及林杰梁持相反意见呢?

如何看懂研究结果?

其实,关于研究结果,非科学 / 医学从业人员很难去了解他的「眉角」。举个笔者自己的例子来说:笔者以前做实验曾养过癌细胞,也做过真正的人体试验。有做过实验的人就知道,养细胞也要一些诀窍,不然细胞第二天就死给你看。

所以研究者用各种方法让癌细胞活下来之后,再来就会拿一些想实验的物质 (以本文而言你可以说是不同浓度品种的牛樟芝萃取化合物,下文以「神秘物质 A」代替)看看你养的癌细胞会不会因为不开心就不分裂,或者更神奇的就坏死(necrosis)或凋亡(apoptosis)掉。实验成功后你当然可以宣称是你实验的物质对人类癌细胞有抑制 / 杀死的效果。但是要晓得,实验成功到真的拿你实验的物质来治病这中间的变数极多:

1. 细胞实验不等于动物实验,动物实验不等于人体实验,即使进行人体实验也很有可能失败(可以参考浩鼎事件)。

虽然成功的细胞 / 动物实验让研究者开心(论文 / 报告 / 教职有着落了!)、给药厂(或病患 / 投资人 / 股市秃鹰……(咦?))希望,但细胞实验是由人体 / 动物中分离出来,简化(或直接忽略)整个活体环境有可能对细胞造成的其他影响,所以要复制细胞实验的结果(例如「神秘物质 A」)到真正的人类身上其实还有一大段路要走。

2. 细胞 / 动物实验所使用的有效物质「神秘物质 A」,在实验中所使用的浓度不等于药用浓度。

当你试着使用研究中的浓度来帮自己治病,很可能需要吃到的健康食品数目会相当惊人(而且同第一点所讲的,在实验中有效不等于在人体内有效)。更何况,对癌细胞有效的药物浓度也有可能对正常细胞有伤害,而造成正常细胞伤害的浓度,没做实验其实不会知道。(但是哪个头脑正常的厂商会做自己产品对人体伤害浓度的实验?)

3. 即使你知道人体内有效浓度,你也必须知道跟这个「神秘物质 A」相关的吸收、代谢等药物动力学数据,才有办法计算你要吃多少未经提錬的牛璋芝才能达到人体内有效浓度。

举个例子来说:生体可用率(bioavailability)就是指吃到肚子后吸收的比例,最神奇的大概是类固醇,以口服居然能到接近 100% 吸收。另一个例子是胰岛素,口服的生体可用率接近 3%(实验者加了一大堆佐剂后,看到最高报告的也才 19%),想想你要吃多少牛樟芝,才能达到身体的有效剂量?

4. 佐剂及非主要有效成份的危害。

除了厂商所宣称的主要有效成份外,还有一个不会拿来打广告,但事实上很可能在「有效」或「危害」的事件上扮有重要角色的,还有一个东西,就是佐剂。举个例子来说,在疫苗中为了要让疫苗更「有效」,所以有的会加入一些佐剂,用以刺激免疫系统。但这些佐剂在刺激免疫系统之余,也可能造成你(也许不包括厂商)不一定想要的副作用,副作用在此并非负面用词,仅指非原本药物想要得到效果。事实上有部份临床药物在使用时都是取其副作用当成主要想得到的目的(例如威而刚原本是拿来治心脏病,但现在……你懂的,像笔者都只拿来吃高山症……)。

大部分的产品 ,即使在临床前试验阶段,确认其功能,在进入人体临床试验后 ,往往以无一致性的结果收场。但厂商宁愿花钱持续进行功能性宣传,却不愿意投入真正让产品与人体产生链接的临床试验,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人体实验成功机率实在很低、又很花钱;一个是花小钱宣传细胞 / 动物实验结果,无需申请药证就能从健康食品得到庞大收益,CP 值超高。

媒体所写的毒性研究报导又该如何解读呢?

1999 年行政院卫生署食字第 88037803 号公告健康食品安全性评估方法,将健康食品之安全评估分为四个类别。牛樟芝安全评估列为第二类:即检具基因毒性试验与 28 天喂食毒性试验之毒性测试数据即可审核。

2012 年检验及品保杂志第一卷三号,以牛樟芝喂食小鼠之亚急性毒性试验病理分析的文献结果发现,为期 28 天观察其亚急性毒性反应,此所有实验与对照组之肝脏、肾脏及脾脏皆无中毒特征。但经济部生技中心委托昌达生技,进行 91 天的动物实验,不料老鼠接受口服牛樟芝子实体粉末一定剂量后,竟出现细胞异常增生、空洞化,恐对肝、卵巢造成伤害,且对肾上腺具高毒性,吃愈多伤害愈大(见 2013 05 22 日之苹果日报)。


source:苹果日报截图。


根据 2013 05 22 日新闻报导,当时已故学者林杰梁说,葡萄王生技公司曾于 2011 年在国际知名期刊《Food Chem Toxicol》发表 1 项为期 90 天的动物实验、剂量每公斤 3000 毫克,结果却显示一点伤害都没有 [2],与昌达的报告完全相反,林质疑:「有一方是错的,一定要更详细找出其中的差异。」

2013 年牛樟芝的风暴事件,当时业者与官方委托生技公司双方进行毒性实验,若依循健康食品安全性评估方法之毒性规范去做,这两者结果不一致。根据昌达生技的实验设计,是取牛樟椴木的牛樟芝子实体粉末,按体重每公斤给予 2006002000 毫克 3 种剂量喂老鼠吃。如换算成 60 公斤的人体,约等同每天口服 1236120 公克。昌达提出的实验结果,显示每天服用 200 毫克的母鼠,肾上腺开始肿大,服用 600 毫克的公鼠也有同样情形,服用 2000 毫克时,除肾上腺肿大,公鼠、母鼠的肝重量还会增加,母鼠卵巢重量也增加。该报告称已排除各项环境污染因素。

葡萄王生技公司于该报导中所宣称安全的实验是取液体发酵所形成的菌丝体,该研究所描述的方法(见文章之截图)中有看到该公司在得到菌丝体之后,有再进行一些加工,处理后再磨粉喂老鼠。也就是说,与昌达公司的实验方法比较,用以实验之原料不同:一个是牛樟椴木的牛樟芝子实体粉末(昌达),一个是由新竹的食品工业发展研究所生物资源保存及研究中心所购得的牛璋芝菌丝体再加工(葡萄王)。

由本文前段已知,子实体的有效成份比菌丝体要来得高,也就是说,在两个实验都没造假的状况来看,葡萄王公司用以进行毒理实验的材料其「有效成份」比较少,而且还进行部份加工。即使给的量比昌达的要来得多,我们仍然可以怀疑其中所含的『有效成份』剂量与属性都与昌达公司的不同。所以,我个人觉得这两个实验都没错,得到的结论也都是正确的。但是要怎么解读呢?


由昌达的实验可知,使用牛璋芝子实体的粉末在老鼠实验每公斤 600 毫克以上可能造成肾上腺毒性;由葡萄王的实验可知,使用牛璋芝菌丝体经「处理」后,可以到每公斤 3000 毫克也不会有显著毒性。因此可以推论,就「有效成份」而言,在一定剂量之上,会对肾上腺有伤害,但在「一定剂量」之下则否。

所以牛樟芝伤肾吗?

在临床上有病患因大量服用野生牛樟芝,但菌种不对根本无法抑制癌细胞反而造成肾衰竭,或者民众服用牛樟芝保健食品后,肾功能下降。以医学证据的角度来说,其实只属于个案报告及少部份的专家意见。目前的研究报告并无法证明这些肾脏损伤都与牛樟芝(或是其药物佐剂)有关。所以对肾脏而言,并不能给一个明确的结论说牛璋芝对肾脏有害。

了解了整件事之后,问题到了这个地方,就变成了「我究竟为了什么要吃一个在一定剂量之上可能对肾上腺有害的『有效成份』呢?」

牛樟芝有哪些保健功效?从动物实验研究来看

牛璋芝市场上被运用于酒精性肝炎、病毒性肝炎、免疫调节、抗疲劳、抗病毒、抗高血压、抗氧化(排毒)、降胆固醇、抑制肿瘤及保护肝脏等,但牛樟芝唯一被研究证明的保健功效是护肝功能(针对化学性肝损伤)及免疫调节功能,其它的功效仍有待强力的证据。

下面列一些动物实验认为有效的功能(由于相关的动物实验繁多,也非本文所评论之重点,因此未逐一附上 reference,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用关键词找找看相关文献)。

牛樟芝对酒精性肝炎研究

长期过量饮酒会引起酒精性肝病,进展成为酒精性肝炎、肝织维化、肝硬化,最后还可能导致肝癌。据大量文献实验结果牛樟芝具有降低酒精所诱发的肝指数 GOT GPT 值上升及降低 SOD Catalase 活性,进而减少肝损伤;研究亦发现能抑制肝纤维化因子的表现量,还可减少化学性肝损伤及急性肝损伤。等等,那为什么不戒酒就好,要花钱买这个来吃呢?

牛樟芝抗发炎研究

牛樟芝的培养菌丝体萃取物能藉由抑制人类白血球的 reactive oxygen speciesROS)生成,达到抗发炎的效果,其子实体萃取物能抑制嗜中性细胞的 ROS 制造,并降低其附着能力,因此亦具有抗发炎的功效。另于体外试验中子实体萃取物能抑制 lipopolysaccharideLPS-细菌细胞壁成份之一)所诱发的发炎物质(TNF-α and IL-6)及其介质(NO and PGE2)的生成。等等,细菌来攻击时免疫系统反击这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为什么我要吃个东西来阻上我的免疫系统攻击细菌?

牛樟芝抗病毒性肝炎研究

多篇文献结果显示可于体外试验中抑制 B 型肝炎病毒生长,樟芝子实体和培养的菌丝体之多糖体不同,所有的樟芝菌丝多糖体均有抗 B 型肝炎抗毒的活性。听说,好吧,不是听说,B 型肝炎有口服药,经人体试验有效,那为何我需要使用这种体外试验未经人体试验的食品来达到控制 B 型肝炎的效果呢?

牛樟芝抗癌功效

牛樟芝子实体酒精萃取物能诱导 HEP G2(某种肝癌细胞)及 PLC / PRF / 5 细胞(另一种肝癌细胞)的凋亡;在菌丝体多醣体研究中多醣体在抗肿瘤的免疫模式中能藉由活化单核细胞(一种免疫细胞)以抑制 U937 细胞(一种淋巴癌细胞)的增殖;同时也抑制血管增生的发生。此外,并发现对大肠癌、肺炎、黑色素瘤、骨肉瘤及胰脏癌等细胞的细胞周期的凋亡进行抑制及活化等调控功能。但别忘了,这些都只是细胞 / 动物实验。

有另一结果显示大肠癌细胞使用 amphotericin B 治疗时,同时采用牛樟芝对细胞毒杀有增强的效果(注:amphotericin B 是一种治疗霉菌的抗生素,某些状况下可以杀死很多正常的细胞,当然包括癌细胞!)另外对肝癌病人,使用传统化疗药物(cisplatin and doxorubicin)做治疗时又并用牛樟芝可有细胞抑制作用。看到了人体实验是不是好开心呢?但是,在癌症的人体实验有另一个取巧的实验方法。我们要治疗癌症是为了要活下去,增加存活率是治疗的最终目标。而上面的研究给你看到的目标是「增加细胞毒杀」、「抑制细胞」等。是的,即使你「增加细胞毒杀」或是「抑制细胞」了,并不保证你能在有癌症的状况下活得更久。

所以下次看到健康食品研究报告时该怎么办?

讲个小结论,看到媒体报导健康食品研究时,先问问自己几个问题:

这是细胞 / 动物实验,还是人体实验?实验的目标与媒体宣称的效果合理吗?还是广告想造成读者自行脑补?

实验所造成的结果会有理论上的副作用吗?(例如号称增强免疫力就有可能造成自体免疫疾病等,能杀癌细胞也可能杀死正常细胞)

换算成人体体重的话,你要每天吃多少该食品才能达到那个报导所宣称的效果?

有没有己知的药物可以达到媒体报导所宣称的疗效?如果有,那么该药物的副作用是否可以预期且受控制?如果没有,那为何我该相信实验等级比药物还低的健康食品的研究?

参考文献

林恭仪, 曹永昌, 邱仲峯: 牛樟芝的传统与现代用药考据. 北市中医会刊 2013, 19(2):13-18.

Chen TI, Chen CC, Lin TW, Tsai YT, Nam MK: A 90-day subchronic toxicological assessment of Antrodia cinnamomea in Sprague-Dawley rats. Food Chem Toxicol 2011, 49(2):429-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