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中心
  • 新闻分类

药审改革升级版:药品早期临床试验若疗效好或可提前上市

* 来源 :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7-10-13 * 浏览 : 4


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8日晚出台《关于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的意见》(下简称意见),提出了36条具体改革措施。其中,最受公众关注的加快药品审评上市方面,意见提出,对治疗严重危及生命且尚无有效治疗手段疾病以及公共卫生方面等急需的药品医疗器械,临床试验早期、中期指针显示疗效并可预测其临床价值的,可附带条件批准上市。这意味着,创新药有望以最快速度提前在中国上市,到达公众手中。

 

 过去15年,发达国家上市新药只有三成在国内上市

 

20158月,国务院曾印发《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的意见》,这一被简称为“国发44号文”的档拉开了药品审评审批领域的改革大幕。

 

经过两年的改革,改革取得阶段性效果。“主要是基本解决了药品注册申请的积压问题”,食药监总局副局长吴浈说,过去压在我们身上最重的负担就是申报积压,量太大,现在已经基本解决了。

 

同时,“两年当中,有一批新药和创新医疗器械优先获准上市。国内医药创新的氛围日渐浓厚,海外的一些医药科研人员回国创新越来越多,企业研发的投入明显增加,这样大大激发了药品医疗器械创新的活力。”吴浈说。

 

然而,“改革深入遇到的深层次矛盾越多,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不完善、不适应等问题就越突出”,吴浈9日上午在出席发布会时也不讳言,在他看来,这正是最新出台的改革档所需要直面和解决的突出问题。

 

吴浈用资料说话,2001年到2016年,发达国家批准上市的创新新药433种,在中国上市的只有一百多,只占30%,近十年来,我国上市的一些典型的新药,上市的时间平均要比欧美晚5-7年,国外都已经用了六七年了,中国才上市,这就是因为很多制度设计造成了新药在中国上市慢半拍。

 

“因为这个现状存在,所以现在网上购买药品,也包括个人从境外携带药品的现象越来越多,存在很多隐患。”吴浈说。

 

档发布之后,迅速在业界引发密集关注。在制药行业看来,上述“意见”可谓“亮点多多,干货满满”,可以说是新一轮药审改革“升级版”的纲领性文件,预示药审改革的“又一场风暴”即将来临。

 

临床研究机构由认定改为备案制

 

《意见》提出的首个任务就是“改革临床试验管理”。改革内容第一项就是将临床试验机构资格认定改为备案制。

 

以药品注册为目的的药物临床试验是验证药物在人体内安全性和有效性的唯一方法,也是新药研发过程中资金和时间投入最多的环节。从全球经验来看,单个药物临床试验从启动到完成一般需要4-6年,平均成本超过10亿元人民币,时间和资金投入在整个新药研发中占70%左右的比例。

 

在中国药审改革1.0阶段解决申请积压,“加快审评审批之后,临床研究的机制和能力问题变得愈发突出”,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等4家单位去年发布的报告指出。

 

食药监总局药品化妆品注册管理司司长王立丰也说,临床试验机构的资源相对紧缺,是制约我们药品创新发展的一个深层次问题。一名医药行业的人士称,相比前期的基础研究和药物靶点发现,中国在临床方面的差距其实更大。

 

“我们现在药物临床试验的资源还相对比较紧缺,鼓励和支持医疗机构、医务人员参与临床试验的有关政策还有待完善。这也是一个深层次的问题。”吴浈说。

 

对此,意见提出“具备临床试验条件的机构在食品药品监管部门指定网站登记备案后,可接受药品医疗器械注册申请人委托开展临床试验”。吴浈解读,临床试验机构原来是资格认定制,现在不再认定,改为备案。

 

同时,意见也提出改革临床试验的审批,“由过去的明示许可改为默示许可”。过去,医疗机构开展临床试验都得报备方案,食药监总局要对临床试验的方案审批,通过审批之后才可以做,这就会占用很多时间。

 

“默示许可”的意思是,现在临床试验依然要审批,但“如果一定时间之内没有提出质疑,没有否定的话就可以做。”吴浈解释。

 

一定时间是多长时间?吴浈表示,“这个待定,在其他国家可能是30天,可能是60天,要根据我们的能力来定。”而在此前,食药监总局发布的《关于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改革临床试验管理的相关政策(征求意见稿)》中曾定为60天。

 

对临床研究管理的松绑还体现在“拓展性临床试验”的规定上。意见规定,对正在开展临床试验的用于治疗严重危及生命且尚无有效治疗手段疾病的药品医疗器械,经初步观察可能获益,符合伦理要求的,经知情同意后可在开展临床试验的机构内用于其他患者,其安全性数据可用于注册申请。

 

中国早期临床比例偏低,凸显创新不足

 

根据药物研发的规律,在完成临床前研究之后,确保药物在动物身上安全之后,就要至少完成一二三期临床试验,得到疾病预防诊治和改善临床实践的循证医学证据,足以判断新疗法的疗效、价值和安全性之后,才可以申请上市。

 

其中,一期临床试验主要是给健康人群做,测试一种新研发药物的安全性如何。二期临床是用于小范围患者,测试药物是否有效,如果发现有一定效果,就会在更大范围内做更大样本的三期临床试验。

 

“很多时候一期临床代表的是创新的新药在人体上用的新药,一期临床占比一定程度上显示一国医药产业的创新程度”,一名医药行业人士表示。

 

而行业协会提供的数据显示,在中国早期临床比例偏低,2013-2015年中国的一期临床试验占临床试验总数的比例(18%)显著低于创新领先国家(如美国为33%),凸显了早期临床研究和创新药临床试验能力的不足。

 

鼓励医院医生承担临床试验

 

临床试验机构资格认证限制了床资源的有效利用临,临床试验申请准入审批(IND)耗时长,也拉长了药品研发的时间。除此之外,中国医疗机构和医生从事临床试验的动力不足,也是制约临床研究能力的一个原因。

 

据王立丰掌握的资料,我国二级以上的医疗机构已经超过1万家,三级以上的医疗机构有2000多家,但是现在能够做药物临床试验的机构通过认定的只有600多家,特别是能够承担一期临床试验的机构仅有100多家。

 

另一方面 ,此前各临床专业获得认证的临床试验机构数量不同,一些研发热门领域(例如肿瘤、风湿免疫、血液科等),由于在研新药数量较多,机构数量不足的问题格外突出。

 

行业协会方面预计,考虑到临床试验数量的增长速度,以及未来仿制药品质一致性评价所需的临床试验资源,按照保守估计,临床试验机构数量在2018年需要达到约830家才能满足临 床试验需求。

 

将临床研究明确定位为公立医院的重要职责之一成为突破临床瓶颈的又一关键。

 

“现在临床机构还承担着大量的医疗任务,在临床机构紧缺情况下,在临床机构里面如果能够分割出一块来承担药物临床试验,就显得尤为重要。”王立丰说。

 

意见提出,将临床试验条件和能力评价纳入医疗机构等级评审。对开展临床试验的医疗机构建立单独评价考核体系,仅用于临床试验的病床不计入医疗机构总病床,不规定病床效益、周转率、使用率等考评指标。

 

意见也鼓励临床医生参与药品医疗器械技术创新活动,对临床试验研究者在职务提升、职称晋升等方面与临床医生一视同仁。允许境外企业和科研机构在我国依法同步开展新药临床试验。

 

两类药品可获“提前批”

 

值得注意的是,意见中首次提到,有两类药品可以获得“附带条件”上市批准,一是罕见病用药,二是临床急需药。

 

意见提出,对治疗严重危及生命且尚无有效治疗手段疾病以及公共卫生方面等急需的药品医疗器械,临床试验早期、中期指针显示疗效并可预测其临床价值的,可附带条件批准上市。

 

这意味着,对临床急需,可能会危及生命的一些疾病,如果这些药品在临床试验的早期、中期的指针显示出了疗效,并且预示可能有临床价值,就可以先批,先让患者用上药。企业在上市以后,按照要求继续完善研究,边批边用,不要等到所有临床研究都完成后再批准使用。

 

意见也提出,对境外已批准上市的罕见病治疗药品医疗器械,可附带条件批准上市,企业应制定风险管控计划,按要求开展研究。

 

罕见病用药为什么会少呢?难就难在罕见病发病率低,研发药的成本就会高,收回成本时间更长,所以很多企业包括研究机构对罕见病用药研究的积极性就没有常见病用药高。

 

“凡是罕见病用药,在注册申请时就给予一些鼓励政策,如果是在国内研发并开展临床试验的,只要有苗头,可以减少一些临床数据,甚至可以免,这样能保证有苗头的一些罕见病用药及早的用在罕见病患者的身上。”吴浈说。

 

此外,对于临床特别急需的,可以接受境外的数据直接批准上市,保障罕见病患者有药可用。“附带条件批准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加快药品上市,来满足临床用药的需求。”吴浈说。

 

据南都记者了解,下一步,食药监总局将和国家卫生计生委一起,针对罕见病目录以及罕见病用药情况,研究明确罕见病用药减免临床试验和附带条件批准的一些具体标准和要求,指导和支持罕见病用药的研发。

 

中国将接受境外临床数据

 

无论是对于外国制药公司抑或中国本土制药企业而言,药品审评审批中,“接受境外临床数据”原则确立至关重要。

 

意见确立,“在境外多中心取得的临床试验资料,符合中国药品医疗器械注册相关要求的,可用于在中国申报注册申请。对在中国首次申请上市的药品医疗器械,注册申请人应提供是否存在人种差异的临床试验数据。”

 

食药监总局药品化妆品注册管理司司长王立丰介绍,过去我们要求到我国上市的药品必须要在我国开展临床试验,其目的是为了保证这些药用在中国人身上能够安全有效;但这也造成了中国新药上市“慢半拍”的延时问题。

 

“为了缩短延时期,提高我国老百姓药品的可用性,我们提出来接受境外临床资料的措施。这也是一个国际惯例。”王立丰说。

 

不过,“接受境外临床试验数据是有条件的”,王立丰说,首先应该符合在我国注册相关的要求,同时还应该证明不存在人种差异,因为西方人和东方人在用药方面还是有一些差异,所以需要避免这种差异。

 

此外,这一原则也要求,在我国同步开展国际多中心临床试验。这一个项目既在中国做,也在国外做。

 

“接受境外临床资料不仅仅有利于国外的企业,也有利于国内的创新型企业,这是一个双赢”,王立丰表示,这不仅可以减少一些国外药在中国上市的延时期;国内已有一批创新型企业走出了国门,到国外,特别是到美国、日本、欧盟等开展药品注册,他们在国外注册,临床试验资料也可以用于在我国进行药品注册,这样就可以减少重复临床试验,提高效率,降低研发费用。

 

据记者了解,食药监总局不仅是接受境外临床数据,同时也将派检查员到境外临床试验机构进行现场检查。“通过建立境外临床试验的检查机制,逐步加大对境外临床试验的检查力度,保证境外临床试验数据能够准确。”

 

王立丰表示,接下来将“完善临床试验数据管理的指导原则,进行细化,明确哪些可以接受,哪些不可以接受,让大家能够看得清楚”。

 

创新药知识产权保护“组合拳”

 

创新药研发周期长、投入成本大,对创新药给予足够的知识产权保护,才能保护企业研发创新的积极性。食药监总局副局长吴浈认为,“知识产权保护的力度还欠缺,这也是制约我们医药创新产业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

 

对此,意见明确提出了“专利连结、专利期补偿、数据保护”三个药品研发知识产权保护的组合拳。这些实际上都是在一些欧美国家和发达国家是鼓励创新制度设计,像美国早在1984年就开始实行。“这些制度实施以后,对创新企业积极性起到很好的作用,也激发了仿制药生产的积极性。”吴浈说。

 

药品专利连结是把药品的审批和专利关联起来。药品审批是食品药品监管总局负责,专利纠纷涉及知识产权局以及知识产权法院。现在把它们关联起来,目的是在药品审批过程当中,如果发现有专利侵权纠纷可以通过法院裁定解决,可以把专利纠纷和侵权风险解决在药品上市之前,有利于保护专利权人的合法权益,提高专利的质量,也有利于降低仿制药企业挑战专利的市场风险。

 

专利期补偿是什么?是在行政审批过程当中占用了专利权人的时间,专利从研发开始到最后上市,审批时间越长,占用专利保护时间就越长,减损了专利权人的权益。为此,监管部门为占用的专利时间给予一些合理的补偿。

 

所谓数据保护,就是研究者自行取得的数据不被别人商业利用,行政部门对企业申报的数据要采取保护措施。

 

此外,意见也照顾到了仿制药发展,提出建立上市药品目录集,加载新批准上市和通过仿制药品质和疗效一致性评价的药品,这个目录集要注明药品各类信息。

 

在吴浈看来,上市药品目录集目集将明确我国仿制药发展的“标杆”。这样可以方便药品研究机构、药品生产企业和公众公开查询药品的属性,包括有效成份、剂型、规格以及上市许可持有人、取得的专利权、数据保护等相关信息。

 

同时“目录集也将对促进仿制药发展有巨大的指导作用”。“该保护的要保护,保护时间一到,仿制药就上市,形成断崖式的价格下降。”吴浈说。

 

中药注射剂再评价预计5-10年完成

 

9月,食药监总局通告召回出现不良反应批次的喜炎平、红花注射液。涉事的红花注射液和喜炎平注射液均为中药注射剂,前者用于治疗冠心病、脉管炎;后者用于成人各类感染性疾病及儿童呼吸系统感染、手足口病、感染性腹泻等。

 

中药注射剂的安全问题再次引发关注。药审改革的最新意见也再次强调,严格药品注射剂审评审批。严格控制口服制剂改注射制剂,口服制剂能够满足临床需求的,不批准注射制剂上市。严格控制肌肉注射制剂改静脉注射制剂,肌肉注射制剂能够满足临床需求的,不批准静脉注射制剂上市。大容量注射剂、小容量注射剂、注射用无菌粉针之间互改剂型的申请,无明显临床优势的不予批准。

 

被问起中药注射剂问题时,吴浈表示,在缺医少药的年代,中药注射剂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但缺陷就是临床有效性数据、安全性数据都不太全。

 

国务院44号档要求,对中药注射剂安全要进行再评价。注射剂再评价工作和仿制药品质和疗效一致性评价道理是一样的,要确保药品的安全和疗效。

 

不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方法比较明确,注射剂开展再评价难度更大,难度比普通制剂大得多,中药注射剂再评价又比化学药品注射剂再评价更难一些,因为里面的成份不像化学药品那么清晰。所以如何进行再评价,方法上又和化学药品注射剂再评价有所区别。中药注射剂不仅要评价安全性,还要评价有效性,有效性是药品的根本属性,如果没有效这个药品就没有价值,所以中药注射剂的评价首先是评价有效性,同时也要审查安全性。

 

“我们还得研究注射剂如何进行再评价,要有一个方法,所以时间上还要充裕一点,设计是五到十年,可能五年,也可能十年。”吴浈说。据介绍,注射剂再评价的方案已经初步形成,但是现在还在业内讨论,近期可能会征求意见。

 

采写:南都记者吴斌 发自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