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樟芝名人故事館
  • 牛樟菌菇同業公會推手-葉宗銘董事長訪談

牛樟菌菇同業公會推手-葉宗銘董事長訪談

* : * : admin * : 2017-06-16 * : 32

牛樟菌菇同業公會推手葉宗銘董事長訪談紀錄

本刊記者:葉會長,不曉的你當時籌組牛樟菌菇同業商業公會的思考跟原因,為什麼要籌組這個公會?

葉會長:在我個人從事牛樟芝這麼多年,這輩子也沒做過什麼,就是做牛張之從大學畢業之後。沒有上班,就是投入在牛樟芝產業直到現在。所以在牛樟芝產業過程裡面我看到很多它的好處跟亂象,我都有看到。所以我就想說,既然是上天給予台灣這一個這麼寶貴的資產,我們身為台灣人,應該好好的來發揚。在我們幾年前成立這個協會來推動這個項目,一直到現在,看到這個蓬勃發展,當然我們覺得很欣慰也覺得有點小成就。

可是當我們進入到另外一個,到現在的時候,相對現在牛樟芝的太過於迅速發展的情況之下,發展出了很多爭端出來。所以我也一直覺得說假設,為了凝聚台灣牛樟芝產業力量,我們要協調。即使台灣不缺少技術或是資源。只是做這些整合的問題,所以我想透過公會試著整合台灣的牛樟同業,來增進大家彼此的利益,促進台灣牛樟芝的競爭發展。以及我們要維護消費者的權益。當然我也希望能保護在台灣牛樟段木合法的業者,因為我覺得這是需要公會給予保護才能做到這些事情。

所以我大概在三年前就有這個想法。當然這是直到去年到福州參加第一次中國牛樟產業大會第一屆的時候,回來我就覺得這應該在台灣要趕快加速這個過程。所以我就很積極的籌備申請商業總業公會。

本刊記者:那你在籌組的過程,他的歷程大概是怎樣?比如說你是準備跟一些廠商的協調呢?還是說透過一個什麼樣的過程來組織這個?

葉會長:我在籌組申請這個牛樟芝商業同業公會的過程,一開始當然要把我們的理念。那時候因為在桃園,我們就在台北、新北、桃園不斷的跟同業講我們要籌組這個公會,商業同業公會的必要性。把我的理念跟大家講,待他們取得認同後。所以我們那時候就在台北、新北、桃園弄了大概快二十家的業者。我們現在就叫他去連署去跟內政部登入行業別。在台灣牛樟芝他是沒有行業別的,所以在今年初的時候我們公文就送上去,到今年十二月六號正式通過。

本刊記者:在申請的過程裡面台灣政府的態度是怎麼樣?

葉會長:政府的態度我覺得還可以,可能二三十年來如擬成立新的行業別很少,所以過程我們被退件了三、四次。所以就拖到現在,要不然早就出來了。所以還是要經過努力才會成功。畢竟台灣現在政府的態度對一些行業的鼓勵,事實上在產業也是比較失望的。

本刊記者:您在組織牛樟菇菌商業同業公會所扮演的什麼樣的角色?

葉會長:其實我是很熱愛牛樟芝,大半輩子都投入在牛樟芝。所以我在這公會的角色,其實我一直想扮的就是一個不一定要扮拋磚引玉或穿針引線的,這幾十年累積起來。因為我覺得這是一個機會。我的看法,商業同業公會出來,他畢竟是能跟政府要一些有關的權利的,可以跟政府的窗口對談。我們是要幫牛樟芝產業要很多的權利,或是要求政府做一些事情來保護這個產業。所以我覺得這公會基本上我個人的角色,我希望能夠整合大家,不希望變成我們公司或是我個人的東西。

我不想去主導,我的角色就是把這個行業別,前面這段路沒人走那不可能有今天的商業公會存在。我原本的任務是想把它弄出來而已。弄出來之後我的想法就是招集各縣市所有的牛樟同業,大概花一個到兩個月的時間,我把台灣當作在找老友,就是跟老朋友敘敘舊。找完這些從北到南,一直到花蓮,大概是走了一遍。我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問問大家的想法,然後從這裡找到最適合的人選。因為公會跟協會基本上不一樣,所以這個事情,我不能站在非常小格局的自住家用的那種,而是要放到一個非常有高度的大格局。我一直覺地說台灣有這麼珍貴的資產在,不要搞到最後變成遺產,這樣就很可惜了。這幾年的亂象,我想大家都很清楚,所以藉這次的,像台灣目前五個協會,我這五個協會我就想說大家可以坐下來,大家站在為了,既然大家愛牛樟,我想台灣這些從事牛樟的都是知道這是很好的東西才會從事嘛。

那大家投入這麼多的心血就為了把牛樟芝做好。那既然有共同的目標,我問他們為什麼做牛樟?不外乎都說救人......講的目標都是一樣的。講到什麼是牛樟芝?就是講到源自於台灣的樹木。其實這兩個是共同體。

第一個可以救人救性命,第二個源自於台灣的樹木。這兩個我相信從事台灣做牛樟的都有這個共同點。那既然有共同的目標,那為什麼不能坐下來談?這是我覺得台灣比較可惜的地方就在這一點。有共同目標但是又談不出一個方向出來,這是我在這個公會最想要做的事。

本刊記者:您在籌組公會的過程裡面有沒有遇到什麼困難?

葉會長:籌組過程遇到困難一定有,像我剛剛講的,我希望個公會是大家的。所以在我們十二月六號要出來的時候,我不想說既然我們把這個行業別申請下來,難道就由我們協會,我是生技協會的理事長嘛,我不想這個東西只在我們自己協會自己弄。自己找的我們協會的聯盟也好,我是希望把它放諸到所有在台灣從事牛樟芝業者的。在這過程當然是理念上大家一些意見不同。但我相信大家只要愛護這個牛樟產業,應該是有辦法一一來解決。

本刊記者:那您現在對牛樟產業有什麼呼籲?

葉會長:呼籲只有一個,我一直在想牛樟芝大家都知道起源在台灣,但將來有可能發揚在大陸,因為市場在那邊。希望說同樣都是愛護牛樟,都是中國人,我們就一起把它推廣到全世界。因為台灣跟中國大陸都是有同門同種的關係。

在推廣比較方便,在將來我們要面對的是整個大世界的市場。我覺得如果這一輩子能做到這樣,看到牛樟在整個世界上發光發熱那就夠了。

所以我即將在今年把我這一二十年來過程寫成一本書叫做"台灣牛樟芝世界珍寶",這是我的目標。

本刊記者:我們在兩岸的管制之下對牛樟芝有明確的管理政策,不知道您對這個的看法?

葉會長:對新的牛樟芝管理辦法,我覺得是好事。那時候很多同業的會說你一定要去抗議啊,這規定的有點不符合,就是說考慮到現實面。很多業者狀況已經不好了,你要叫他拿出那麼多錢來做,第一個有難度,第二個很多在台灣牛樟芝業者他並不是說很熟,尤其是在做實驗、認證。他可能只是種一些木頭、弄一些太空包、弄一些皿培的。這些是比較在原始的生產目標端而已,突然叫他去做什麼實驗,我想台灣業者應該七、八成沒接觸過。你說要怎樣叫他訂劑量?他不會嘛。他不會劑量要怎麼裝,台灣只定位在食品。現在訂一個世界最嚴格的食品標準。我們接到投訴這要怎麼做?因為沒做過。像我在衛福部通過最多的,我也是跌跌撞撞,中間吃了很多虧、花了很多冤枉錢出來的。所以我為什麼要成立公會就是假設台灣業者還沒有通過的我也可以來輔導他們。把我的經驗跟大家分享,幫大家取得。希望不管公會也好,幫助大家也是在幫助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