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用國醫大師王綿之方劑學講稿談牛樟芝在腫瘤治療 --- 中華海峽兩岸牛樟芝產業發展協會
 
  •   新聞中心
  • 應用國醫大師王綿之方劑學講稿談牛樟芝在腫瘤治療

應用國醫大師王綿之方劑學講稿談牛樟芝在腫瘤治療

* : * : admin * : 2017-08-18 * : 66

應用國醫大師王綿之方劑學講稿談牛樟芝在腫瘤治療
作者:蘇志誠,福建中醫藥大學中西醫結合醫學博士、中醫師

近年來親身遇到數個腫瘤病案,皆是惡性腫瘤末期或腦部腫瘤患者,也是經 由台灣西醫醫師確認不再執行積極治療的病案,而患者的家屬在無計可施下,皆會尋求是否可用牛樟芝以治癒腫瘤或延長壽命,因為台灣地區流傳有著許多服用牛樟芝完全治癒惡性腫瘤或延長壽命數十年的病患個案,但這是真的嗎?
筆者的授業老師是中國福建省知名的老中醫,也是擅長於治療腫瘤的中醫名家,卻一再告誡牛樟芝是不能治療惡性腫瘤,因為他的病患中有兩位,即是服用台灣業者推薦的牛樟芝產品,短期內即加速惡化死亡。這個情形也似乎與台灣西醫界部份西醫師的看法是一樣的,牛樟芝是無法治癒腫瘤,而且對患者有害無益的。
筆者覺得對此現象實在需要從另一觀點來探討牛樟芝治療腫瘤的藥效,而就在今年7月份網路上出現多篇有關中國國醫大師王綿之的長壽與抗癌的養生報導,而王老是近代中國中醫方劑學派的開創人,也是筆者的師祖,藉著師祖對岐黃之術的天命授予情懷,潛越以師祖的方劑學講稿的內容論述,為牛樟芝的藥效提出看法,拋磚引玉,以作為中醫先進們指點的基礎。


國醫大師王綿之(1923-2009)
江蘇省南通一個中醫世家的第19代傳人。他1938年從父王蘊寬受業,1942年正式懸壺。
2007年,中國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傳承項目“中醫生命與疾病認知方法”傳承人名單之一。
2008年12月,北京市授予“首都國醫名師”稱號。
2009年5月,中國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衛生部、及中醫藥管理局聯合授予首屆“國醫大師”稱號。
主持首部方劑學教學大綱和教材的編寫,創建了方劑學科;北京中醫藥大學對於王老的貢獻評語是:對於中醫方劑學科的構建和發展居功至偉,成為現代中醫藥學科體系的重要支柱。


王老的治療腫瘤病案
1976年春,內蒙古一位叫李○榮的16歲男孩,患了腦幹腫瘤。父母帶著他到處求醫,最後在被北京的某大醫院被宣判了“無法醫治”。王老為他醫治半年,病情顯著好轉。繼續服藥兩三年後,李○榮已能參加體力勞動,後來還做了某衛生所的化驗員。
王老治療一位肝臟移植3年的患者,服用王老配有人參的方子後,感覺效果非常好。而西醫對器官移植患者,是不主張服用人參的,因為器官移植需要抑制免疫。王老解釋說,單獨使用人參可能是有弊病,但放在方子裡用,有君、臣、佐、使相互制約,可以克服弊病,揚長避短,提高療效,就是方劑學的學問。
王綿之方劑學講稿之論述精要
*中醫不僅治病,更是治人,從脾入手 – 臨床上治療一個病,從辨證到變成一個方子,不但要考慮病情,尚須考慮病因;不但考慮病,更考慮人。治病不可忘記人,用藥不要僅取效一時,強調治病必求於本。
*中醫論治是在決定治法與遣藥組方的綜合思考,而遣葯組方是將群藥組合成一個有機的整體,須按君臣佐使配伍組合以發揮藥效,治病而不傷人的目的下,斟酌每一味藥的用量,使寒熱、升降、補瀉之間的配合切合病情,才是一首完整的方劑。
* 病是造成人體自身免疫系統的破壞,中藥能夠提高人體自身的免疫力,即是中醫的治法 – 扶正固本。


遣藥組方與治法 - 牛樟芝是中藥
王老於書中提及有關肝炎發展至肝硬化、肝癌,由於中醫尚未有治過的文獻記載,國際上也沒有採用中醫中藥,但如從病毒性疾病治療方法而言,中醫病治療方法較多,也是占優勢。由於惡性腫瘤在人體的出現時,已是病果,探究病因才是治法,所以治療惡性腫瘤方法即先辨別病患的病因,當然先瞭解腫瘤的病位,以肝癌為例,除先確定腫瘤的大小,尚須確認腫瘤是否有移轉其他臟腑,接著探究病因,包括內因、外因或不內外因,內因如B型肝炎病毒帶原者,外因則有長期飲酒造成,如在這兩個病因下,患者的病位如尚無移轉現象,在辨明患者的臨床症狀後,組方中的牛樟芝擔任的功效,可能是君藥、君藥之一、臣藥、佐藥、或使藥等五種情形,亦即先考慮患者的整體病情,包括是否出現肝克土、脾胃不良等,先以八綱辨病確定患者主症,當患者出現腹瀉、水腫時,治療初期的組方以扶正固土為主,如遣牛樟芝為藥時,則其可能為臣藥與佐藥;如患者肝腫瘤面積與體積皆小、也未經西醫切除或化療手術,患者正氣尚足,則組方可以牛樟芝為君藥,以清里實、補益方劑配伍攻之;但如患者的腫瘤發展已至末期,肝功能大多喪失,出現嚴重腹水、食欲不佳時,治法則是以袪濕、理氣的方劑為優先,遣用牛樟芝為藥時,則必須考慮其性味為寒,患者大多此時處於陽虛、陰虛或陽陰皆虛的情形,須配伍陽藥以免患者病虛無法承受瀉里實的藥力,反而加快正氣的喪失,用藥的時段與時機是每日計較的,這也是本文前所提及使用牛樟芝的禁忌,也是牛樟芝無法治療惡性腫瘤的原由。


在此引用北京中醫藥大學記載一則國醫大師王綿之的治療病案:
『1974年,王老帶學生到河北定縣開門辦學時,有一位29歲的農村婦女患中毒性痢疾已經高燒昏迷了21天,曾用各種抗菌素和其他西藥治療,就是不見好轉。醫院用各種辦法治療無效,認為這個病人沒救了,即使醒了也會因長期昏迷而失去語言能力。患者家屬請求王綿之診治,王綿之守在病人身旁數天,精心醫治,隨時視病人情況改方給藥,半個月後,病人的神志清醒了;3個月後,終於開口說話了。』
從上可知,中醫治法的精髓即在於對患者臨症辨治與遣藥組方並行 - 「在病人身旁數天,精心醫治,隨時視病人情況改方給藥」,筆者認為遣用牛樟芝為中藥組方的心法,也同此治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