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中心
  • 日本拿著中藥賺了全地球的錢,中國人卻還在為中西醫誰正宗打架

日本拿著中藥賺了全地球的錢,中國人卻還在為中西醫誰正宗打架

* : * : admin * : 2017-09-22 * : 41

資料來源:行業研究報告

 

導語

中醫在日本發展也並非盡善盡美。比如,日本對中醫存在“廢醫存藥”的情況等等。但這卻給了我們很大的趕超機會,畢竟中醫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傳家寶。別人可以急功近利、占其一端、為己所用,而我們必須發揚光大。

 

中醫藥在日本復興

 

  明治維新後的幾十年裡,日本學校不再教漢方醫學。到20世紀70年代後,情況發生了變化。隨著日本經濟快速現代化,患慢性病、過敏性疾病的國民人數迅速增長,特別是老齡化帶來了大量的老年病。西醫對此常常無法解決,而中醫藥(漢方醫學)卻往往有出乎意料的效果。

 

  中日建交也大大加強了中日文化交流,中國中醫藥的大量成果再度被介紹到日本。日本政府也給予了大量支持。根據東漢張仲景《傷寒雜病論》中的原方,目前日本有210個處方受到普遍應用。1976年,厚生省正式將漢方藥列入健康保險,把主要的210個有效方劑及140種生藥列為醫療用藥,可以進入醫療保險,這樣患者個人就只需要承擔10%—30%的費用,大大鼓勵了漢方藥的應用。

 

  隨即,中醫在日本實現復興,特別是漢方藥取得了巨大的成效。

 

日本一處漢方藥店

 

日本漢方藥廠有200家左右,漢方製劑多達2000多種。89%的日本醫生會開漢方藥處方,處方用漢方藥每年以15%的速度增長。目前日本6萬家藥店中,經營漢方製劑的達80%以上,在藥局、藥妝店的顯著位置,基本都能找到漢方藥。

 

一家漢方藥店的宣傳畫

 

  日本民眾也非常認可漢方藥,近80%的日本人認為,漢方醫藥治療慢性病十分有效,60%的日本人認為漢方藥能促進健康長壽。日本“帝國製藥”(日本一家製藥公司:編者注)生產的貼敷劑出口40多個國家和地區,年產膏體1.8萬噸,相當於12億貼,連接起來可以繞地4.2圈,產量居世界第一。

 

帝國製藥產生的膏藥

 

日本人為什麼走在了前面?

  據說,日本醫學權威大肪敬節在彌留之際曾激勵弟子們:現在我們向中國學習中醫,十年後讓中國向我們學習。核心期刊《中草藥》於2016年在一篇文章中提到:目前日本漢方藥佔據了全世界90%的中藥市場銷售份額。

 

日本漢方藥如何實現了逆襲?

 

中國引進的大塚敬節所著《臨床應用傷寒論解說》、《金匱要略研究》

 

1、政府支持

  除了將漢方藥納入醫保體系,減輕患者採用漢方藥的藥費負擔外,日本政府也十分重視漢方醫學教育。明治政府曾頒佈法律廢止漢方醫學,1972年日本文部省批准綜合大學醫學部、醫科大學、藥科大學、齒科大學可開設傳統醫學教育課程。

 

  20013月,文部科學省發佈《教育核心課程設置》,漢方醫學教育被納入其中。到2004年,80所醫科大學全部開展了漢方醫學的教育。政府還投資建立了一系列漢方醫藥研究機構,比如北裡研究所附屬東洋醫學研究所、富山醫科藥科大學和漢藥研究所。

 

面向大眾的讀物

 

2、重視創新

  日本的創新主體是企業。日本製藥企業的科技人員占全國科技人員總數的60%,其研發費用占整個國家投入的80%。日本的三大漢方藥生產企業(三共、津村、鐘紡)的新藥研發費用均占每年銷售收入的10%—20%

 

  日本漢方藥大多採取顆粒劑、片劑、膠囊劑、口服液等劑型,擺脫了水煎火熬的傳統中藥服用方法。為最大限度保留藥效,藥物提取過程採取溫浸提取、減壓濃縮、噴霧乾燥、真空冷凍乾燥等技術和設備。

 

日本“小林製藥”

 

  劑型創新,讓服用漢方藥更加方便,也更加適合現代社會快節奏的生活方式。

  在製劑外觀和口感上日本企業也進行積極創新:顆粒美觀、包裝精緻、口感好。一些漢方藥顆粒劑能直接口服,都不需要水送服,一改中藥粗糙、苦澀的觀感。

 

  企業最能貼近市場,也最有活力。比如,日本“小林製藥”(日本一家製藥公司:編者注)瞅准“霧霾商機”研製出“清肺湯DUSMOCK”,大力向中國遊客推銷。因為中國遊客爆買,“小林製藥”計畫2017年把“清肺湯”的產量增加30%,達到約110萬包。

 

清肺湯DUSMOCK

 

  日本在中藥“六神丸”的基礎上,加入人參、沉香研製的“救心丸”,年出口就超過1億美元。

 

3、嚴苛的品質控制

  中醫給人一個很深的印象就是“隨意”。上海中醫藥大學曾做過一個實驗,邀請十六位資深中醫教授進行診斷,結果判斷舌質淡紅、脈象資訊一致性都不到60%

 

  日本在漢方藥的生產過程中,就極力壓縮這種“人為”因素。20世紀80年代末,日本頒佈漢方藥生產品質管制規範,漢方藥都按這個標準生產。

 

改源感冒藥生產線

 

  日本還專門出臺了藥材種植規範,要求生產過程中儘量不用化肥和農藥,盡可能降低農藥殘留和重金屬含量。對每個環節都有詳細記錄,以保證原材料的品質。

 

  除了檢測性狀、乾燥減重等項目外,日本對於漢方藥中重金屬殘留量和農藥殘留量的監控非常嚴格。而且日本漢方藥對於鑒別和含量測定的要求非常高,普遍比中國中藥標準更為嚴格。

 

  標準化,是現代生產的顯著特徵。標準化後的漢方藥不會與歐美標準發生衝突,顯然也更有利於漢方藥走出日本國門,被國際市場接受。比如,津村製藥的“六君子湯”就被西方醫學界用來進行輔助抗癌治療。

 

漢方生薑

 

4、重視傳承

  中藥原料、中醫典籍,是中醫藥的兩大法寶。中藥強調“道地藥材”。“津村藥業”先後在中國建立了70多個GAP(中藥材生產品質管制規範)藥材種植基地。國內擁有最多GAP基地的中藥企業是同仁堂,而同仁堂GAP基地也才只有8個。中國生產的大量藥材原料出口到日本,日本進行加工再把成藥賣到全世界。

  但是近年來日本漢方藥企開始加速中藥材國產化。比如,津村用青森縣八戶市的廢棄小學,進行藥用人參栽培國產化種植,在北海道2021年前年栽培量有望增加到2000噸,是2016年的3倍。

 

漢方藥原料展示

 

重視中醫古籍的傳承。不同于西醫,中醫的智慧植根于中國傳統古籍之中。現在日本漢方醫籍的藏書量僅次於中國,還有20多家漢方醫籍出版和翻譯機構,每年出版漢方醫藥書籍100多種。不僅注重古代書籍,日本還特別關注大陸和港臺地區最新的中醫藥研究動態,在大陸和港臺地區設立專門機構,收集所有中醫藥出版物,為其所用。

 

漢方藥原料

 

中醫在日本發展也並非盡善盡美。比如,日本對中醫存在“廢醫存藥”的情況等等。但這卻給了我們很大的趕超機會,畢竟中醫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傳家寶。

別人可以急功近利、占其一端、為己所用,而我們必須發揚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