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中心
  • 診所備案中醫喜,嚴冬過後是春天

診所備案中醫喜,嚴冬過後是春天

* : * : admin * : 2017-12-04 * : 30

 原創/曹東義

診所備案制是《中醫法》最接地氣的措施之一,為了做好這件事情,國家衛計委和各地的中醫藥管理部門做了大量工作。從20176月國家中醫藥管理局起草和發佈《中醫診所備案管理暫行辦法(徵求意見稿)》,到922日委主任會議討論通過,再到121日施行,全國上下的中醫人員充分發表意見、建議,各級領導認真討論、修改,這項好政策的實施,即將開啟中醫發展的新局面。

廣大中醫人員一直期盼的“診所備案制”,忽如一夜春風來,中醫事業復興的腳步,已經伴隨著《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法》的實施,在神州大地上邁出了堅實的一步。

長期以來,在人們的心目之中,中醫屬於舊學,而西醫屬於新學。建國後,為了推行“中醫科學化”,曾經大力開辦中醫進修班,讓中醫學習西醫,其思想根源在於當時普遍認為西醫是科學,中醫則不夠科學。為了糾正歧視中醫的錯誤政策,毛澤東提出要西醫學習中醫,而不再是中醫學習西醫。但是,隨著西醫技術、理念的快速發展,用西醫的標準要求中醫、管理中醫的做法,盛行了半個多世紀,嚴重制約了中醫事業的發展,讓鄉以下難見中醫的身影,城裡的“中醫院不姓中”,這才有了制定《中華人民共和國中醫藥法》的迫切需要。

中醫藥有幾千年發展的歷史,具有不可否認的輝煌成就、現實作用和未來價值,但是在近現代多次被人抹黑,污蔑中醫是“有意無意的騙子”,是“最大的偽科學”。有些人別有用心地利用政府提案和學術論壇等,大肆兜售“取消中醫”、“告別中醫中藥”、“廢醫驗藥”,散佈了一系列的危害中醫事業、侵害中醫從業人員權益的錯誤言論。

“繼承和弘揚中醫藥,保障和促進中醫藥事業發展,保護人民健康”,成為《中醫藥法》的立法宗旨。“開展中醫藥服務,應當以中醫藥理論為指導,運用中醫藥技術方法”成為中醫事業發展的正確方向,為扭轉中醫西化、異化、改造中醫,在法律層面作了明確的規定。

《中醫藥法》的頒佈實施,讓想作為、敢作為的中醫人,“有法可據”;也讓不作為、亂作為的人,“有罰可懼”。

 

香港《鳳凰週刊》在2015年發表了一篇名為《大陸中草藥肝損害調查》的文章,聲稱“傳統中草藥正在損害國人肝臟,長期、大劑量服用中成藥和草藥可造成致命損害”,謊說“超過一半的藥肝病例跟中藥相關…急性肝衰竭最主要的病因是中草藥”。於是,財經網在2016年更是借此使用語言暗示來誤導,把肝癌和中草藥聯繫起來。2017年公眾號“知識份子”又轉載一番後,《鳳凰週刊》自以為是其文章的生命力強,又搞出個所謂精編版。

有學者指出,該文章貌似客觀,拿出資料,也部分揭示了中草藥現實中存在的問題,但是,卻是個不折不扣地先結論後搜證,顛倒黑白、嘩眾取寵的報導,滿滿都是作者的偏見與傲慢。文章美其名曰“呼籲國內外的醫師重視藥物性肝損害(DILI),特別是中草藥引起的肝損害”,實質上是在掩蓋我國部分肝病研究人員的學術慵懶和不嚴謹的偏頗思維。對於這種文章,我們只需要告訴大眾關鍵點,比如按照文章所說的統計資料,我們可以得出,致肝損、肝衰的藥物,西藥遠遠大於中藥。

20171129日,《自然》發表了記者David Cyranoski的文章,對中國食藥總局10月公佈的《中藥經典名方複方製劑簡化註冊審批管理規定(徵求意見稿)》,關於部分中藥製劑無需臨床試驗即可上市表達了憂慮。

由此我們看出,用什麼方法評價、管理中醫藥,不僅關係到不同學術觀點的差異,其背後的經濟利益、資本陰謀,也是昭然若揭的事實。

《中醫藥法》強調,要按照中醫自身規律和特點,在醫療、教學、科研、養生、保健、文化等領域全面發展,保護道地藥材資源,保護中醫藥傳統知識,院校教育與師承相結合,並且施行傳統中醫診所備案制、製劑備案制等,一些列措施,樣樣都關係到中醫作為一個獨立學科、原創醫學體系的復興。

 

因此,《中醫藥法》的逐步實施,是一個讓中醫藥輝煌歷史可持續,現實作用能發揮,未來價值可展現的國策,是中醫走向“道術並重”,逐漸復興的基石。

中醫診所備案制是中醫突破西醫管理模式,回歸原創思維的一個重要抓手。大家一起期盼,通過這一制度的實施,能夠帶來回歸中醫原創思維,繁榮中醫學術的大好局面。

這正如詩人們的暢想:嚴冬已近尾聲,春天還會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