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聞中心
  • 不可不知的——中藥行走方式

不可不知的——中藥行走方式

* : * : admin * : 2018-03-28 * : 34

資料來源:中華中醫藥學會

光知道一個藥的作用和性質還不夠,還得明白它的行走方式。

 

西方的物理學裡有一個概念叫“向量”,比如力,有大小、有方向。中藥也與此類似。大小就相當於藥物的性質,而方向則意味著這味藥物到人體後會怎麼走、到哪裡去。這就涉及升降浮沉和歸經的問題。

 

藥性,大家都很重視;但藥的走向大家都不是太重視,或是一到運用的時候就忘了,這大大影響了用藥的效果。

 

升降浮沉

不同的藥走向不同。有的藥往上升,有的藥往下降;有的藥走五臟,有的藥走四肢;有的走上焦,有的走中焦,有的走下焦……都不同。所以你要根據病位元,根據邪氣的出入來選擇用藥。

 

怎麼把握藥的升降浮沉呢?靠死記硬背當然不行。我們師門從來不要求背任何東西。過去要求背的《藥性賦》、什麼方歌、歌訣,我們從來沒有背過。咱們要去體會。明白了它的道理,這些東西自然就記住了。不明白其中的的道理,死記硬背是沒有用的。

 

很多藥,藥名本身就體現了升降浮沉。比如升麻,肯定是往上升的;沉香它肯定是往下沉的。沉香就是沉香木,一般的木頭都浮于水,唯獨沉香木,扔到水裡會下沉,用於人體它也會往下沉,它能降氣。

我們必須非常注意中醫裡的藥名、方名、穴位名稱,其中都含有很多密碼,可以去破解。

 

植物類藥,我們可以看它長在植物哪個部位,以確定其性質和走向。

 

花葉升散,凡子必降

花和葉是升散的,它們在植物的最表層。花散發出清香,它是散的;葉子上每天蒸發出大量的水分,這也是在散。用於人體也有升散的作用。抓過感冒藥的人應該都知道,一個方子,藥味不多,藥量也不大,但是抓回來卻是一大包,以花和葉居多,質地都是非常輕的,因為要取它的升散之性,來發散掉我們體表的邪氣。花葉升散,但也有例外,比如旋覆花,它不升不散,而是降的。

 

凡子必降。植物的種子,比如萊菔子、五味子、白芥子、車前子、川楝子等,種子在枝頭成熟了以後,都要掉到地上,才能生根發芽,這就是在往下降。作用於人體,它也有下降的作用。還有比如桃仁、杏仁、柏子仁、酸棗仁,他們不但是種子而且還有很明顯的油性,所以能潤下,潤腸通便。這些種子藥還有一個特點,就是偏溫。沒有溫熱,它哪有力量發芽呢?但也有例外的,比如蔓荊子就是往上升的,而且性涼,它質地輕,可以用於升散頭面之風。

 

枝走四肢,梗通上下

植物的枝丫就會走人體的四肢。我們可以說,他們同氣相求。比如桂枝、桑枝、紫蘇旁枝,都是走四肢的。像胳膊痛,手指發麻,引經藥可用桑枝,如果因為受寒較深,也可以加桂枝;如果只是因為臨時受了一點寒,用紫蘇旁枝和桑枝就可以了。

梗,就是植物的中間的梗子,也叫主莖。養料要通過莖從根部往上輸送;葉子通過光合作用合成的能量,輸送到根部去儲藏,也要通過莖。所以說,莖是能升能降的。我們經常說的紫蘇梗、藿香梗,在人體內,能通氣、調氣,能升能降,調氣就在這升降之中完成。

 

根分三部

根部入藥要複雜一點。靠上部的根,主要往上面的植株輸送養料,它偏往上走;靠下部的根須,是要往下紮的,它的性質偏往下走,治下焦的病;至於中間的那一截根,就是守中的,治中焦的病。比如當歸,按上中下的部位,可分為當歸頭、當歸身、當歸尾三部分,當歸頭上行而活血,當歸身守中而養血,當歸尾下行而破血。現在大家用根都不是太分明了,整個根都放在一塊用了。

 

當然,現在用蘆和用須還是有講究的。

 

蘆在根的最上方,是植物根和莖的交會處,比如說人參有一個參蘆。蘆是一心向上升的,因為根的養料在蘆這裡往整個植物上輸送,蘆也就具有了很強的上升的作用,甚至能夠引發嘔吐。我們在用根部的藥的時候,一般都把蘆去掉。像人參這樣比較珍貴的藥材,我們捨不得扔掉它的蘆,又因為它有很特殊的作用,所以我們就留下來,遇到體質比較虛的人,上焦有邪,你想讓他吐一下,又不敢用那些峻烈的催吐藥,就用參蘆。

 

根須在根的最下方,它使勁往下走,往土裡鑽,所以又有攻破作用。比如甘草,你要是用它來調和諸藥,又不想讓他過於固守中焦,就可以用甘草梢,他會往下走得快一點;再比如小便帶血,小便刺痛,一般也會用甘草梢。甘草梢能走陰莖,走尿道,有清利的作用。

 

藥物走向的其它判定方法

此外,植物的節則走人體的關節,皮則走人體體表,心則入心,絡則通絡,藤則上行,刺則刺破……這都需要我們格物致知,觀察這個藥的本身。

 

金石、介類藥,即金屬、礦物、化石、貝殼之類。這些藥都很重,藥只要重就會往下走,這是它們的基本走向。

 

還有動物藥,被稱為“血肉有情之品”,它跟人體血肉同氣相求,對人體的作用就會非常明顯,它能峻補不足,搜剔頑邪。人體有虛,用它可以很峻猛地給你補一下。比如說鹿茸,是峻補真陽的;龜板,是大補真陰的。還有鹿筋,保健品店裡買的蛤蚧、鹿鞭等,都是用來峻補人體的。當你需要補的時候可以補,不需要補的時候用了反而會過猶不及。

 

人體有非常頑固的邪氣時,一般的藥攻不下來,可以用動物藥,尤其是蟲類藥來搜剔。一塊骨頭,啃完了,上面還剩一些碎肉,咱們怎麼啃也啃不下來,有的在縫隙裡,剔也剔不下來,扔在地上,很多螞蟻爬上去了,開始吃骨頭上面的肉,很快骨頭就被啃得光溜溜了,這就是蟲類的搜剔功能。蟲類的藥也會鑽到人體筋骨的縫隙裡,把一些頑固的風寒濕邪,像從骨頭上搜剔筋肉一樣剔除,從而達到很好的祛邪的效果。

 

但是,咱們不要輕易用蟲類的藥。醫者是救人的,是拯救眾生生命的,不能因為救一個人而殺害更多的眾生。當用則用,不必用時,就千萬別濫用。這是醫家必須具有的一種情懷。動不動就用蟲類藥,不算本事。中藥也稱本草,而不稱本蟲,其實也是在提示大家儘量用植物類的藥,蟲類的藥不要濫用。

 

入氣入血解

蟲類藥也是有入氣分入血分之區別。葉天士比較善於用蟲類的藥,他總結說:“有血者入血,無血者入氣。”有的蟲子有血,有的蟲子沒有血。比如說一隻螞蟻,你把它拈死,就沒有紅色的血。當然從生物學意義上你可以說它有血,它的血可以是其它顏色,但是它沒有紅色,在中醫裡面就叫無血,這樣的蟲子入藥就往往走氣分。知了死了以後,你把它剝開,看不到紅色的,知了沒有血,蛇則肯定有血。所以蟬蛻就走氣分,蛇蛻就走血分。咱們自己就能看出來。

 

其它的藥也是如此。紅色的入血分,青色的以入氣分為主。紫蘇葉一面是紅的一面是綠色,還有的葉子春天夏天是綠的,到了秋天的時候成紅的了。這說明它一定能溝通氣血。或者說當它青的時候采就入氣分為主,紅的時候采就以入血分為主。但你不管什麼時候采,因為它在紅和綠之間的變化比較快,它肯定是能溝通氣血的。

 

有規律就有例外

當然,有規矩就有特權,有規律就有例外,凡事沒有絕對。

 

比如紅花是紅色的,入血分,這是規律;金銀花不是紅的,所以入氣分,這也是規律;但金銀花也入血分,這又另當別論。

再比如,三七是一味活血化瘀的藥,它肯定要入血分。三七是什麼顏色?它外表是灰白色或是黃色的,裡面則是墨綠色的,而且很堅硬。沒聽說它是紅色的,但是依然走血分。

 

藥的行走速度

藥的行走也有速度。有的藥走得快,有的藥走得慢;有的藥是走而不守,有的藥是守而不走。

 

比如大黃,它在人體內走得非常快,從來不停留,就像關公過五關斬六將那樣,那就叫做走而不守,從東嶺關到黃河渡口,他不會佔領了哪個關就守在那兒不走了,這味藥下肚會迅速從上往下通,奪關斬將而出。

 

有的藥則是守而不走,喝下去了以後走得特別慢,甚至會在在某個地方守一陣子。比如甘草。其實很多甘甜的藥都喜歡守;而很多苦藥,它都走得相對快一些。當然也有例外,比如黃連走得就慢。黃連、甘草都是守而不走的。尤其是小劑量的甘草,它走得尤其慢。

 

這些藥怎麼配伍呢?要相互牽引。就好比兩個人,如果他們都是急性子,會互相催促著趕緊走,大黃和芒硝在一起就是這樣,喝下去了馬上就要大便了。如果在此基礎上再加厚樸、枳實這兩個下行的藥,它們就走得更快了,這就是大承氣湯。有時候我們並不想讓他們走得那麼快,拉肚子拉的太厲害了,人會受不了。這時候可以配點甘草,它走得就慢了,走得慢了,它們就會在路上把滌蕩污濁的工作做得更細。這就是調胃承氣湯,用甘草來牽制大黃和芒硝。大黃和芒硝要走,甘草不走,怎麼辦?我等你一會兒,大黃和芒硝行走的速度就慢下來了。當然也不會太慢,甘草想守在這裡,大黃和芒硝說“我們走了,你怎麼不走啊?”甘草只好說:“你們走我也走吧,你們等我一會兒。”